桃花夭夭

灼灼下了好大的决断,并在双方家族洪水猛兽般的舆论追缉下,扬弃了始自少女时代的叛逆敌意,才和交往了五年的华拿了结婚证,并定下酒宴。可是,这一年前定好的酒店居然毁约,打电话说途经的地铁工程提前,酒店停业,正好和她的喜宴冲突。怎么办?现在再定酒店几乎不可能!华提议旅行结婚。灼灼有几分不开心,她拉上粉紫色的窗帘,换上早就备好的“战衣“。最后一抹橘色的霞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屋里,打在灼灼身上,浅白色的轻纱,重重叠叠的蕾丝勾勒出玲珑的身形,变幻出奇妙的光影。这件婚纱是从高级影楼租来的精品,灼灼望着镜子里的“新娘”,仿佛从这华美的白纱里看到一个个裸裎着的全部躯体,这个女人携着另外一个女人,唱着代代相传的圣歌迎面走来……她不觉有了几分痴意,又有了仿佛窥视他人的怯意。“都用不上了!”灼灼脱下婚纱,以虔敬的情愫将其归拢收好。
那一天,灼灼和华去了凤凰,他们在沱江上泛舟。尽管都请的是婚假,但这并不是他们的第一次出游,似乎也没有觉得特别。傍晚的沱江有几分安静,两岸的丛树枝丫交织,这些缠绕的枝条和沿途的吊脚楼一起映照在河面上,影影幢幢。灼灼和华偎依在一起,划着浆,有了几分困意。他们决定在吊脚楼小憩一会儿,一觉醒来居然遇见了滂沱的大雨。定的是家庭旅馆,店主知道他们是新婚旅行,特意送来了一份枣糕,上面还缀着花生和桂圆。灼灼和华品着这份甜蜜喜庆的善意,打开电视。电视里牧师正在主持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的大婚。威廉王子庄重宣誓,无论贫穷还是富足、无论健康还是疾病,都愿意娶凯特为妻。窗外风啸渐息,窗内娇酣的女声渐次放纵,那声音仿佛穿越了时空的轮转,呼唤着山峦海啸,呼唤着熠熠星月,组成一个灿烂、绮丽和神秘的新世界,引诱和邀约着无数美好的青春胴体沉湎其中,宣读自己一字一句珍藏的海誓山盟,服役于平常喜乐,乞求摄获永恒和轮回的情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