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灵鸡汤

“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你疑心你的妻子,她就欺骗你。你不疑心你的妻子,她就疑心你。
如果你不调戏女人,她说你不是一个男人;如果你调戏她,她说你不是一个上等人。
你问我爱你值不值得,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