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写一点

长长的交谈,信息量是那么绵密,每一个词都好像可以追本溯源。你本身就是一部类书吧?人说解语花的妙处我原本不那么信,直到遇到
你和你交谈。
记得我给你讲过一个故事吗?一对同一战壕出生入死的兄弟,其中一个把仅有的粮食给了另外一个,结果一个战死,一个饿死。我问你这个故事的主题是什么?你信手拈花,引经据典;你目光一转,满室光华。或许那天开始,我愿意为你俯身,钦慕你,只恨自己没有带上笔和纸记下你的每一句话。我们一起去理学院上课,在大大的教室里,你扔给我一个纸条“你像初识梵音的小沙弥”。那个纸条我一直留着,我认为这是荣誉。可惜的是,我过早动了凡心。要不然,我今日或许可以做到不怯与你交谈。 这么多年来,我俩际遇相仿却收获各异。难得的是,我们都没有后悔,怡然自得。 任何一个人,潜入到别人的意识流域里去思忖对方的心路历程其实都是徒劳无益。但是,我经常想你,尤其想你那些抽象的山盟海誓,恍然错觉自己带着一具年轻美好的胴体闯入了一个神秘灿烂的新世界。任何一桩友谊,如果不能激励起一种全新的角色和规则,我大概都不会这么珍惜吧。
现在,我依旧在亢奋和轻微的焦虑中。我们没有看懂同样的风景,在你所构筑的语言和思想的迷宫里,我迫切需要引路人。但是,迷路和另辟蹊径也是很好的体验吧。我现在后悔刚才没有问你:你好吗?但愿到了霜华覆额,我还可以在柴米油盐间抬起头来,仰望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